怀念赵维田先生

  赵维田先生走了。

  2005年8月2日晚上,我国航空法、WTO法的一代宗师走了。

  先生生于1926年1月。20岁时入南京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法律系学习,毕业后做过行政工作,还当过《中学生》杂志的总编辑。1980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工作。也就是说,先生是在五十多岁的时候才开始法学研究工作。其后20多年的时间,先生专注于航空法和WTO法的研究,硕果累累,成绩非凡。1985年出版了《论三个反劫机公约》,开创了国内研究航空刑法的先河;《国际航空法》一书,先后在台湾和大陆两地出版,获得了学术界和航空界的高度评价,是国内第一部具有很高学术价值和实践意义的航空法著作。之后,他将研究工作的重点转向关贸总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法,很快就成为国内有影响的GATT/WTO著名学者之一。他先后于1996年和2000年出版了《最惠国与多边贸易体制》和《世贸组织(WTO)的法律制度》两部专著,在国内外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是《世贸组织(WTO)的法律制度》一书,出版后多次获奖,是我国研究WTO法律制度的众多著作中最负盛名的一部专著,被国内众多高等院校、研究机构和政府部门指定为教材或必读参考书,在港澳台地区及海外也有很大影响,一直被广泛研读和援引。

  我跟先生认识的时间不长,交往也不多。最初知道先生,是臧洪亮君给了我两册先生所著的《国际航空法》,是由台湾水牛出版社于80年代中期出版的,当时大陆还没有出版该书,洪亮君给的书是影印的,因此弥足珍贵。我很快就被该书所吸引,想必看过该书的同志与我有相同的感受。

  后来学院举办了一次关于空难赔偿的法律制度的研讨会,邀请先生做主题发言。与先生联系以及接送都是由我负责。这次才得以认识先生。与先生认识之后,到先生家里看过先生几次。平时也偶尔打个电话。因为先生借助于助听器,每次打电话,先生听起来很费劲,结果他在电话那头着急,我在这边着急,因为这样,后来就打的越来越少了,再到后来就干脆不打电话了。

  有一次,先生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些航空法方面的英文资料,问我要不要。我当然是求之不得。这些资料是先生在加拿大访学时自己复印的,有20多册,自己用线装订的,外面还用挂历纸包了书皮。先生顺便讲了一下当年他在加拿大留学的事情。可惜的是,我从先生那儿拿回家后,也没有很好地学习这些资料。

  荷兰航空法专家迪德里克斯-弗斯霍尔在出版了她的《航空法导论》第6版后,给先生寄了一本。去年先生又将该书转赠于我。希望我将该书翻译出版。实际上最早在1987年,先生就将该书的第一版翻译成中文,介绍给国内的读者,书名叫《航空法简介》。现在已在书店中见不到该书了。

  去年一次看望先生时,先生又将他自己唯一留存的一本《论三个反劫机公约》给了我。红色的封面,是精装本,群众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

  今年年初看望先生时,先生精神矍铄,给我讲了讲自己最近的科研工作,说"海龟案"的研究和翻译已经完成,并且已经出版,这件事终于完成。但还有好几个出版社约稿,尚未完成,我只是说希望先生注意身体。

  再后来就是接到李文君的电话,告知我先生仙逝,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开追悼会。我愕然!

  谨以此文怀念先生!

董 念 清
2005 年 9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