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 于 本 人

  世间有些事情真是说不清楚。在我小的时候,看着天上飞过的飞机留下的一道长长的、不连续的、白色的痕迹,我就在心里想,飞机是什么样的,它怎么能在天上飞呢?后来我考大学的时候,报考了中国民航学院,不知什么原因,没有被录取。等到我念完大学、研究生后,最终落实的工作单位却是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名称上比中国民航学院仅多了四个字,但前者以民航管理见长,后者却是以民航技术为主。

  在学院工作期间,我开始接触航空法,并且有机会去加拿大进修,在国际航空法的研究方面,可以说加拿大名列前茅。航空法方面的研究用去了我七八年的时间,《航空法判例与学理研究》算是这七八年时间所生产出来的“产品”。到如今算起来,上学占去我一十八年的大好光阴,工作年头也有一十三年;学术方面,我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航空运输与航空法的研究;二是经济法的研究。学术著作方面,除《航空法判例与学理研究》外,还出版了六七本有关法律和经济方面的著作,如果算是著作的话。当然,相当一部分是与别人的合著。

  航空运输与航空法评论中的内容,就是这些年我自己撰写的一些航空法方面的文章,同时还包括对民航资源中国网转给我或直接发给我的有关航空运输和航空法方面的咨询信件的答复,我把这些做了初步整理,放在这里,请朋友们指正。今后我将努力加快网站内容的更新,也请朋友们多提意见和建议。

  2003年,是人类航空百年。过去的一百年,许多事情至今我们都不能忘怀;一百年后的航空运输,已非昨日能比。航空运输已是日新月异,其快速发展提出了许多需要我们予以研究的问题。在这里,借用一句古话,与大家共勉,这就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祝大家

  春节快乐,猴年吉祥!

董念清
2004/01/13

 
   → 学 术 活 动
  • 2005年11月8日——10日,在北京参加了“欧盟261条例与蒙特利尔公约研讨会”,并做了“欧盟261条例对航空公司的影响”的专题演讲。来自民航政府主管部门、航空公司、机场的代表近70人出席了会议。
  • 2005年10月25日——26日,参加了国家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法制局、民航总局政法司在西安组织召开的“航空公司和保障企业法制工作座谈会”。
  • 2005年9月——11月,多次为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主任乘务长讲授 “客舱纠纷的防范与对策”。
  • 2005年8月23日——25日,在北京主持了“航空运输纠纷的预防与对策研讨会”,来自民航政府主管部门、航空公司、机场的代表参加了会议。
  • 2005年8月1日,在北京参加了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主持召开的《国内航空运输损害赔偿规定》(征求意见稿)的讨论会。
  • 2005年3月8日——9日,在北京主持了“2005中国中小机场发展高级研讨会”。来自民航政府主管部门、航空公司、机场以及新闻媒体的代表出席了会议。
  • 2004年2月8日,就航班延误接受了《南方周末》的采访
    详见《南方周末》2004年2月12日报道:《旅客滞留机场9小时,该谁负责?》
  • 2003年12月22日,笔者就我国民用航空法的修改接受了《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
  • 2003年12月17—18日,笔者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天津分公司的法律工作人员就商务合同中的一些疑难问题进行了研讨;
  • 2003年11月21日,笔者应《新远见》杂志的邀请,作为嘉宾主持人,主持了主题为“审视中国的天空”的沙龙活动;
  • 2003年11月14—16日,笔者在北京参加了“企业改制并购中的疑难政策法律问题与对策研讨会”;
  • 2003年11月11—12日,笔者参加了在北京京瑞大厦举办的“中英机场发展研讨会”;
  • 2003年10月28日,笔者作为《2003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的作者之一,应邀参加了在北京国际饭店由商务部举办的“出口反倾销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国际研讨会”;
  • 2003年10月18日,参加了由中国航空法学会在天津中国民航学院举办的“航空法学术研讨会”,并做了专家评述;
  • 2003年10月14—15日,笔者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第五届中国民航发展战略高级研讨会”;
  • 2003年8月17—22日,笔者在香港、澳门学习访问,学习的主要内容是“航空运输企业的资本运营与并购重组”,“航空货运与现代物流”;
  • 2003年6月开始,笔者作为我国《民用航空法》修订小组成员,参与修订《民用航空法》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