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界谁主沉浮?

(刘晓悦译自英国《经济学家》)

简介

    假如你预订了从伦敦到汉城的最便宜的公务舱航班,即途经巴黎转乘法国航空公司的直达航班,当你去希斯罗机场的途中,你会发现伦敦飞往巴黎的航班实际上是由法航的联盟伙伴韩国航空公司执飞的,虽然航班号显示为法航,但是你所搭乘的这家航空公司却是一家“飞行安全纪录非常糟糕,名声已被飞机坠落和飞机几乎相撞等事件所玷污的航空公司。代号共享的运用使世界上近500个航空联盟构成了一个航线网络。
    由于韩国承运人槽糕的安全纪录,法航和其他几个国际性航空公司最近决定延缓与他们的代号共享。尽管各航空公司面临把自己的商业信誉放人他人之手的危险,航空联盟在90年代还是以10倍的速度槽长,其原因是为了在更广泛的地域范围里销售更多的票而不用增加实际的飞行,联盟中的合作伙伴互相销售对方的客票,甚至预订对方飞机上的几组座位。通过航空网络合并的方式,航空公司能够获得额外的运输量,同时,成本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节约。
    双边联盟一直以不稳定而闻名,但是,最近他们似乎稳定下来了,波士顿咨询集团公司的一份调查显示,目前此类联盟中有三分之二已经维持了3年以上,而在1992年至1995年期间却有三分之二解体。同时,三四个超级联盟渐渐出现,他们占整个航空界份额的三分之二。(见图)
多年来,航空业期望把近200个单一的国际性航空公司最终结合为四五个大的承运人,但是,受到国外航空公司所有权的限制和政府对航线及航班的控制。这阻止了国际性合并的出现。同时限制了航空公司进入新的市场。
    尽管如此,这4个新兴的集团现在还是面临另一次的不稳定,原因是最后几个大的不结盟航空公司之一的法航,6月宣布加入以美国三角航空公司为首的航空集团。
    在法航决定加入三角航空公司不久,瑞士航空公司的母公司决定将其4%的普通股卖给三角航空公司,并与其对手美利坚航空公司签订了双方代号共享的协议。如果瑞士航空公司和它的欧洲伙伴比利时航空公司和奥地利航空公司切断他们与三角航空公司和法航的一切联系,法美将建立一个全新的联盟。在美利坚航空公司和瑞士航空公司老板Jeff Katz(曾是美利坚航空公司一飞行员)达成协议后,美利坚航空公司、英国航空公司和其他航空公司之间的“寰宇一家”联盟同样处于不稳定中。美利坚航空公司对“寰宇一家”联盟的承诺有些动摇:从此以后,美利坚航空公司也许会有两个欧洲枢纽——希斯罗机场和布鲁塞尔机场。据伦敦一个名为“航空经济”咨询机构的Keith McMullan先生称:英国航空公司对此的反应可能是希望瑞士航空公司加入“寰宇一家”联盟,因为这两家航空公司都将营销重点放在公务舱。

联盟能为旅客提供什么

    联盟的主旨在于,无论旅客去哪里都要为他们提供无缝隙的服务、更好的转机服务,旅客可选择更多休息室以及更多的常旅客优惠政策。由于航空联盟有时会在某些航线上通过合并市场甚至合并管理能力的方式限制旅客的选择,因此在竞争减少之后有可能会导致票价的升高。
    航空公司却坚持认为,联盟实际上是在降低票价,近期的事实支持了他们这一声明。美国交通部官员David Marchik指出,从1996年以来美国和欧洲国家之间的机票价格降低了17%。这些国家拥有“开放领空”待遇,这部分领空与联盟飞行的路线是一致的,比如: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与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之间,美国西北航空公司与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之间。
    依利诺斯大学的Jan Brueekner和Tom Whalen去年冬天在调查。提出这样一个观点:人们至少应感谢航空联盟所带来的更低廉的票价。他们发现一个包括几段航程的跨越大西洋的行程,若飞行于联盟航空公司之间,要比飞行于非联盟航空公司之间节省18%至28%的费用。原因是联盟伙伴之间实行“合作价格”而使各成员的利益达到最大化,使这个行段的票价降低。不是联盟一员的航空公司不可避免地会竭力从一段航程中获取尽可能多的钱。

变化要从内部开始

    联盟仍处于不稳定中,但他们还在思考如何超越联盟共同的市场,而进一步提高收益,当前,70%的联盟使用代号共享,50%实行常旅客计划,但是,根据报告只有15%通过共用配餐、培训、维修及飞机购买这些役施机构而节省成本。由于联盟将开始共同经营,他们将重新从内部塑造航空业。
    当前存在两个极端,英国航空公司正在尽可能地使其成为有效致力于连接航班和市场的航空公司。英航面临事件已经够多了(不仅要面对美国的反托拉斯的调查,而且由于英航买通旅行社对其他航空公司设置障碍,7月14日欧盟向其收取680万到690万美元罚款,英肮正针对罚款提出上诉)。这一特殊时期给那些为英航提供服务的公司一个巩固自身的机会。
    另一个极端是著名的瑞士航空公司和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不仅要通过服务而且要通过航班赚钱。让我们重新考虑一下瑞士航空公司对三角航空公司与法航联合的反应,尽管大多数的联盟已不再涉及普通股,瑞士航空公司仍在买迸多家航空公司的股票。它用卖给三角航空公司的收益购得了南非航空公司20%的股权。它还拥有欧洲5家小航空公司的股票,这5家航空公司包括葡萄牙航空公司,葡萄牙航空运输公司和法国乌特莱·梅尔航空公司。
    瑞士航空公司还利用这些合作关系销售航空服务。它在航空配餐(拥有世界市场的20%)、地面服务、飞机维修、货运上获取的收益比实际飞行得到的要多。7月13日瑞士航空公司用155万美元从原动力航空公司那里购得了阿尔发机场的地面服务营业权。他们想通过卖出普通股和联盟的方式为他们的伙伴提供服务,井树立起自己在航空业的全球地位、他们会确保餐食配好,行李装载妥当,货舱装满。
大多数航空公司的航空服务只能获得很少的利润(餐食就是一个例子)。但是,如果一个公司能在全球范围内提供餐食,它就能获得规模效益。瑞士航空公司的商业策略不是独一无二的。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也在实行同样的事,它把明星联盟中的合作伙伴作为市场。德国汉莎航空集团公司拥有世界最大的飞机维修公司、最大的航空配餐公司(占市场的29%)、第一位的货运经营公司及一家系统公司。波士顿咨询公司的Linquist先生说,近来航空业最具有启发性的事件是明垦联盟责成北欧航空公司放弃与瑞士航空公司配餐食品的合作,而改为与汉莎航空公司下属的食品公司合作。
尽管超级联盟开始逐渐强大起来,他们仍然要面对艰难的挑战,联盟的各成员是在销售他们自己的品牌还是联盟的品牌?对于这个问题,并不是所有航空公司的回答为两者兼顾。
只要国际航空业自由化的进程继续下去,这些联盟就会成为真正的合作者。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签订了33份领空开放的协议,这使得航空公司能够自由选择飞行的地点和时间而不受政府的干涉。随着领空开放的全球化及对国外航空公司所有权限制的放开,航空公司将宁愿继续生活在联盟不断更替的模糊世界中,而不愿生活在全球统一的晴朗天空下。

图中:
  1. 明星联盟: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北欧航空公司、泰国航空公司、加拿大枫叶航空公司、瓦力格—巴西航空公司、澳大利亚安赛特航空公司、新西兰安赛特航空公司
  2. 三角联盟:三角航空公司、法国航空公司、奥地利航空公司、瑞士航空公司、比利时航空公司
  3. 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美国西北航空公司联盟: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美国西北航空公司联盟、意大利航空公司、大陆航空公司、美国西部航空公司
  4. 其他
  5. 寰宇一家联盟:美利坚航空公司、英国航空公司、加拿大国际航空公司、国泰航空有限公司、快达航空有限公司、西班牙航空公司、芬兰航空公司、智利国家航空公司

 

中国各航空公司与外航结盟/代号共享统计表实时更新

合作公司名称

参股 开始时间 内容注释
国航
德国汉莎航 2000年10月 国航经营的9班中德航线的航班上将同时出现汉莎的航班号,同样在汉莎经营的13班中德航线的航班上也将同时出现国航的航班号。
阿拉斯加航空公司 1998年 1998年5月12日签署了战略联盟协议,但未来代号共享协议尚待政府批准
美国西部航空公司 1998年 1998年5月12日签署了战略联盟协议
韩亚航空公司 1995年1月 在汉城—北京和釜山—北京航线上实施收入分摊
奥地利航空公司 1995年 在维也纳—北京和维也纳—上海航线上合作
芬兰航空公司 1992年4月 在赫尔辛基—北京航线上实施包座协议
大韩航空公司 1995年1月 收入分摊形式的联营
美国西北航空公司 1996年 1996年签署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规定,两航空公司之间的合作包括代号共享、航班时刻协调、电脑订座系统连接、联程CHECK-IN、常旅客系统连接、联合市场营销。该合作开始于1998年10月26日,合作范围包括中美之间航班和以远至美国境内点的航班。
北欧航空公司 1993年5月 国航在北欧航空公司航班上(哥本哈根—北京)实施包座
瑞士航空公司 1998年 在苏黎士—北京—上海航班上实施包座
东航
澳洲航空公司 2000年10月 根据协议,澳航将使用中国东方航空每周经上海往来悉尼与北京的两班航班的代码;而中国东方航空将会使用澳航每周经悉尼往来墨尔本及上海的两班航班的代码。详细报道
法国航空公司 1998年 计划从1999年开始,在巴黎—上海航线上实施代号共享协议并协调时刻,1999年4月1日起,每周共同经营两班全货机。
全日空航空公司 1999年5月 代号共享合作出事阶段设计18个联合经营的航班,其中9班用于大阪—上海,另9班用于大阪—青岛—北京
美国美利坚航空公司 1998年9月 在美国境内点和北京、上海间实施代号共享
大韩航空公司 1996年12月 在釜山—上海航线上事实客货运代号共享。从1998年8月开始在汉城—上海航线上实施包机协议
澳快达航空公司 1999年7月 在悉尼—上海航线上实施代号共享,快达航空公司作乘运人;在悉尼—上海—北京航线上实施代号共享,东航作乘运人。
北航
大韩航空公司 不详 汉城—沈阳航线上联营
南航
日本佳速航 2000年9月 双方签订协议是在广州至大阪至广州航线上的代号共享。南航将使用自己的代码「CZ」在佳速航空公司大阪至广州至大阪进行销售。佳速航空直接使用自己的公司代码「JD」在南航广州至大阪至广州航线上进行销售。
越南航 2000年7月 此次双方建立的代号共享协议是在广州——胡志明——广州全航线上的代号共享。南航将使用自己的代码“CZ”在越南航空公司胡志明——广州——胡志明航线上进行销售。越南航空公司直接使用自己的公司代码“VN”在南航广州——胡志明——广州航线上进行销售。
美国三角航空公司 1997年4月 1997年4月签署的谅解备忘录规定,1999年3月28日起,在广州—洛杉矶以远至美国7个城市,由三角航空公司作乘运人。